崔肆谨💫

更新极慢,写得垃圾。
愿肆意妄为,愿谨小慎微。
坚信悲剧具有绝对的美感。
“活过,爱过,写过。”

深圳1月25日音乐剧摇滚莫扎特票
买错票了
急出包邮
到手即可寄
救救孩子吧

[摇滚莫扎特/莫萨莫无差]入梦

鸡血产物,我爱扎特呜呜。
与历史上的两位大师无关,我不配拥有角色,只拥有我的垃圾。

BGM:陈粒《种种》

————————    

       “您是我梦里与众不同。”

       
        萨列里发现自己置身维也纳街上,所见之物一切都是病态的灰白色。行人面无表情匆匆与他擦肩而过,如一座座活动的石膏像。他试图拦住谁,便向恰在身边的一位小姐伸出右手,那小姐的蕾丝裙边层层叠叠,似一曲层层推进的咏叹调,而灰白底色却使其了无生气。
       â€œæ‚¨â€¦â€¦â€è¨åˆ—里问候语还未说完,眼睁睁地看着小姐视他为无物般走过,甚至没有施舍给他一个眼神。他内心有些急躁,冒失逾矩地去抓女子裹着手套的胳臂,接下来的情景令他大惊失色。萨列里的手在接触到女子衣料的瞬间变为半透明,小姐的胳臂直直自他手上穿过,与穿过一团空气无异。
        他惊慌失措地去触碰周围所有的灰白物体,一次次扑空,都是徒劳。萨列里绝望地发现自己无法摸到任何东西。他低头看自己的手,常年练琴的纤长指节因总不见阳光而显出莹白色,与四周的灰暗格格不入;他又拉开外套去摸内兜里的开信刀,冰凉的刀刃给了他些许存在于世的安全感。
        萨列里是这灰暗世界里的彩色孤岛。        
       “只是梦,”萨列里安慰自己,“只是一个梦,很快就会醒的。”
        忽地,街角拐弯处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萨列里才意识到之前安静得过了头。一团金色冒冒失失的撞进萨列里怀中,实物的冲击感使他下意识地抱住了它——不,是他。
        萨列里抱住了沃尔夫冈·èŽ«æ‰Žç‰¹ã€‚ 他的眼睛已适应了灰白,现在几乎要被莫扎特身上浓烈的色彩灼伤了。金色头发棕色瞳孔,还有夸张的紫色礼服,音乐小天才一定是刚结束一场宴会——酒味可真不小。 莫扎特抬头看看他又低下头去,毛茸茸的脑袋在他怀里蹭来蹭去。萨列里一错神以为自己抱着一只橘猫。软糯微醺的音调在萨列里耳边打转,黏腻的像块蜂蜜糖,莫扎特孩子般撒娇:“唔——安东尼奥,是您啊。” 安东尼奥。 萨列里脸上发烫心脏怦怦乱跳,他不由得颤栗起来,这声闯入他梦境的亲昵称呼带给他极大的甜蜜和刻骨的痛苦,怀中炽热的星星将要把他的灵魂灼穿。他想推开莫扎特,手上便加力抱紧了他。        
        萨列里放轻呼吸,怕把莫扎特吓到似的小心回应:“是我,沃菲。”
        沃菲。
        这名字在他齿间辗转千回,终是被舌尖一推于梦里倾吐,伴着萨列里的嫉妒仰慕与爱,一并安在莫扎特头上。莫扎特如火焰般的热烈映衬出萨列里的内心,他妒忌光,又追逐光,在莫扎特面前他自傲又自卑,以高耸而遮住半张脸的衣领作堡垒维持自己。甜蜜的痛苦噬咬他的身心,萨列里将自己对音乐的情爱转移至莫扎特身上,鼓起勇气靠近星光 。
        “您能来真是太好了!”莫扎特快活的语气跳跃于寂静的萨列里的梦境中,像一枚枚高音滑音上扬下行点亮了沉闷乐谱。他挣脱萨列里的怀抱自然地握住了萨列里的手,温软微汗的手心贴着萨列里冰凉的手指骨节,给萨列里一种他已完全拥有莫扎特的错觉。
        莫扎特拉着萨列里在街头小跑,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他的另一只手在半空随意挥舞,触碰到的一切都被奇迹般地染上颜色。缤纷的色彩 自接触点开始扩散,女子的裙角、少年的礼服、墙壁的花纹,世界在他手下鲜活地复生,莫扎特把萨列里虚妄的灰白之梦变得无限接近现实 。
        他将萨列里自灰白中拯救 。
        他们在一个不知名的开阔广场停步。广场上人声鼎沸,不知是谁先发现了人群之外的莫扎特和萨列里,叫道:“莫扎特大师来了——那不是萨列里大师吗?”千百道目光射向两人,人群中爆发阵阵尖叫。 莫扎特露出他能够融化世界的笑,拽住因从未混迹于市井中而略显慌乱的萨列里穿行于人山人海中。众人自觉地为他们让出一条通向广场中心的路,而当两人在中心站定后又引发另一阵潮水般的欢呼。莫扎特几乎笑成一朵金色的花,他冲人群行了一个花哨的礼,用戏剧化的美妙嗓音自我介绍:“沃尔夫冈·é˜¿çŽ›å¤šä¼Šæ–¯·èŽ«æ‰Žç‰¹ã€‚”掀起的尖叫把萨列里震得头昏,他从未见过如此场景,只得手足无措地站在莫扎特身旁,两团音乐的光辉交相辉映。下一秒莫扎特却向他推至人前:“宫廷乐师长安东尼奥·è¨åˆ—里!”
        若非亲眼所见,他绝不相信自己在民众中还有这么多拥戴者。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夹杂其中的还有无数小姐夫人的媚眼。他行礼示意后又退回莫扎特身旁,脚下不稳的险些跌倒,幸好被莫扎特及时拉住。
        莫扎特抬手示意人群安静下来,人们尽盯天才的双手看他下一步动作。他右手伸向天空冲白日打了个响指,光线就瞬间消失,黑色奔涌,暗夜张开大口试图吞噬万物。过深的黑沉沉地担在肩上,一呼一吸里都是黑暗的影子 。
        萨列里望着连星光都稀缺的夜空,心头涌上因过于空洞而产生的压抑感,他希望莫扎特点亮一颗星。莫扎特会读心似的又一声响指,星星自暗色中探出头来,散发引诱脆弱飞蛾扑火的光。
        再次抬手时,莫扎特脸上表情严肃了些。他挥舞双手如经验丰富的乐队指挥,色彩从指尖倾泻,夜空上多了道道霓虹。惊天动地的美丽 一时击垮了众人的语言能力,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空中的色彩愈显绚丽,似乐曲演奏至高潮,一步一步地推向情绪制高点。
        当局者迷,莫扎特旁边的萨列里则看得清楚。随着空中霓虹色彩渐渐加深,莫扎特身上的色彩正一点点黯淡下去,紫色礼服甚至显现出颓败的灰色——莫扎特把自身的色彩融入了这午夜霓虹。萨列里的嫉妒与爱慕之心不合时宜的疯狂生长,他想触碰天才气息四散的莫扎特,却因缺乏勇气将自己钉在原地,眼睁睁看莫扎特的颜色不停流失。他想阻止,却忽地无法动作,只能开口无力吞咽空气,无助地看莫扎特耗尽心血打造霓虹,如同无助地看莫扎特耗尽心血创作音乐。灰白侵染莫扎特全身,只有金色还在苟延残喘,勾勒出他与旁人不同的轮廓。但他还在执拗地输出色彩,像执拗地创作过于华丽音符太多的乐章。霓虹仿佛汲取他生命一般越发鲜亮,是人间不见之绝色 。
        一曲终了,莫扎特双手于空中虚划一个休止符,绚烂的霓虹横挂在午夜天空,与星光同辉,美得摄人心魄。此时的莫扎特在萨列里的眼中只剩一圈浅浅的金色光晕。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莫扎特转向萨列里,金色靠近黑色,冰凉的唇贴在萨列里嘴边,莫扎特的吻有星星的味道。
        “送给您,大师。”
        最后一点金色猝尔消逝,莫扎特与世界共同回归灰白,徒有不灭星空。

        萨列里从床上惊坐起,环顾四周,是熟悉的卧室——他重返人间。心痛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他再一次失去了莫扎特,在梦里。莫扎特在萨列里的生命中来去匆匆,带着音乐和星光而来,带着玫瑰和火焰离去,空留回忆给萨列里。失去令萨列里绝望,他受着生的凌迟,而地下安眠的莫扎特已解脱生活之苦,与他永久的快乐一同回归上帝。
        已是凌晨,天光渐亮,群星隐没光芒。一阵晨风由窗隙吹进屋内,卷起窗边的乐谱飞旋,纸张经过萨列里面前时被他一把抓住。是莫扎特的手迹,飞扬跋扈的乐符在五线谱上熠熠生辉。
        萨列里把乐谱放在枕边,轻手轻脚地躺下,闭上双眼再次沉入睡眠深海 。

        萨列里发现自己置身维也纳街上。

       
        “梦里您是梦,越梦越空。
        越空越爱做,关于您的梦。”

【黑泥】官方又没逼你,你干嘛要产粮?

我写不写东西和别人喜不喜欢我写的东西没有任何一丝关系。我愿写就写,爱看不看。说句自私的话,我产粮是为我自己爽,喜欢我我感谢,不喜欢我我也懒得理。

Isabella:

妖娆的猪肘子:



写得真好。已泪目。




透明的小羽毛:







最近在某pv的评论区看到这么一句话,心头瞬间涌上无数黑泥。
这句话对同人作者,尤其是没什么人气的同人作者,打击无疑是核弹级的。
















同人是个灰色地带,大家都懂得。
















对啊,官方没逼你,读者没逼你,你干嘛要产粮?
为了一点儿热度?
为了寥寥几句评论?
为了可能还要倒贴钱的本子?
















不,不只是为了那些。
你是为了展示自己对角色的爱,为了把自己的心刨开给别人看,才产粮的。
你恨不得让所有人知道你心中的他有多么美好,你想要为他构建出更多、更新奇、更丰富多彩的世界。
你希望通过你的一点微薄的努力,能让更多的人认识他、了解他、喜爱他,然后把这份情感传递给下一个人。
你最怕看到有一天,人们将他遗忘,所以拼命产粮,昭示他的存在。








 








有姑娘对我说过,自己用心写出来的文字没什么人喜欢,故而没有动力。
无论是谁都能明白。
你的产出,有人认同,肯定会欣喜若狂,下笔如飞;反之,若无人问津,当然会失落不已,缺乏干劲。
你的产出,一定程度上也在消磨或者加固自己的热情,因为你是带着全身心的感情彻底投入其中去描绘的。
你何尝想过会有什么回报?
记得前不久我看到一篇好文,只有5个热度,我想着一定要做点什么让作者知道她很棒,于是在文后留言表达了自己的喜爱,那位姑娘看到后激动的回复我说谢谢长评,我当时简直羞愧到无以复加,那根本就称不上什么长评,不到百字还大部分言之无物。
然后,我又对那么简单就觉得知足的作者感到心酸。
















官方又没逼你,你干嘛要产粮?
你产的粮又没人吃,你干嘛要产粮?
怎么扛着这样的疑问走下去。








 








走不下去的时候,就停下来想想最初的缘由吧。
你为什么产粮。
















我的朋友曾对我说过:我写着歌,哪怕皓雪覆长河。
请你相信,就算你笔下的是一条冰封的河,无人在它旁边驻足,它在寒冬里依然是美丽的。
因为你的爱意,就在那宽广的河流里。
















愿与君共勉。








 













占tag致歉。
码个计划,毕业之后想搞个Jewnicorn年表something about Jewnicorn from 2010 to 2018。信息来源大概是各种访谈和我能翻到的幕后balabala……。
这样的,就你扣女孩从不屈服。

悄咪咪码个梗 占tag致歉。
反正是BE就对了•ت•

Present for you.(下)


我家没水表没电表不收快递不交物业费,写的垃圾是我的锅,骂我我也不听。

文综卷子搞完啦!液()

—————————

身为学生会主席的路明非正站在门口给新生们指路,布加迪威龙一脚油门到底飞进卡塞尔大门,在路明非脸前半米处堪堪停住。金毛脑袋从车里钻出来,恺撒急吼吼的问:“楚子航呢?”
听到“楚子航”这个词路明非一愣,像被谁打了后脑勺:“老大,你怎么来了?”
“楚子航在哪?”显然恺撒不想和他叙旧。
“啊师兄他……”路明非眼珠转来转去不敢直视恺撒,噎了一口空气才开口,“师兄他去执行任务了,不知道飞到南极洲的哪个小岛上去……”
恺撒打断他,着急得好像家里着火:“让他回来联系我。”
“师兄回来之后还要出任务,没时间……”
“他是不想见我?他是不是告诉你们,不要让我见他,是不是?”恺撒似是明白过来,声音矮了一截,从风衣口袋里掏出楚子航的戒指,“我知道他什么意思了。把戒指转交给他让他留着吧,不想留着扔了也行,不要还给我了。”
路明非手里拿着那个亮闪闪的小玩意儿瞪大眼睛。我靠,师兄真叫一个破釜沉舟。他心里抽动几下有点钝痛。
恺撒转身拉开车门,背影透着一股绝望,悲伤几乎要化为实质从空气中析出。路明非眼神复杂地看着恺撒,手无意识的攥紧那个昂贵的小圈儿。他嘴唇开合,把喉头的话又按了回去。身边的大一新生不太认识恺撒,小声问路明非:“师兄,他怎么现在来找楚子航?楚子航不是去年就死……”
路明非一把捂住他的嘴,截住他话咬牙切齿地低吼:“别他妈瞎说!”
可他低估了风妖的能力。
恺撒确信自己没听错。
下一秒,新生被抓着领子拎起来,恺撒的脸凑得极近,情绪的巨大波动致使黄金瞳暴涨,他一字一顿问:“楚子航,死了?”新生在恺撒的威压下脸色苍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恺撒见他不语,放下他转向路明非。
完了。路明非心一沉。瞒不下去了。
“老大,师兄走之前让我们向你保密,我们也没想到他……”
一盆冷水。
过度的疼痛在身体上的反应有延迟。几秒前恺撒的眼前还是日光草坪和路明非,而现在这些景象昏暗一片,只有一张嘴张张合合说死了死了死了。他脑子乱成一团,仿佛全世界的镰鼬全飞进来吵吵嚷嚷,带着路明非话里的每个爆破音在耳朵里爆炸。
“哦。好。我知道了”恺撒听见自己说。
“老大……”路明非的声音。
别说了别说了我男朋友死了让我自己静一静不好么?
“我没事,戒指给我吧,我回去了。”
接过戒指,恺撒脚步飘忽,退了几步打开车门。他头痛欲裂,整个世界在一小时内天翻地覆,他在一小时内从恋爱变成丧偶。恺撒一拳砸在方向盘上,跑车被他的动作吓得一跳。

手下人办事利落,没多长时间就查出了四件快递是提前放在邮局定时寄出的,寄件人把钱付清后就再没来过。恺撒应了几声挂断电话看向墙角。四个盒子摞在那里,小熊维尼围着围巾垫着唱片坐在村雨碎片上,几岁的十几岁的二十几岁的楚子航一齐透过压在办公桌上的相片看恺撒。他受着回忆的凌迟,眼前一遍遍的回放他和楚子航共同拥有的几年。一星火花从记忆的碎石里擦出,线索从小熊维尼开始一路连到情侣对戒。
小熊维尼。
“小时候,爸爸妈妈还没离婚,我们会在周末去游乐园。我最喜欢小熊维尼和他的朋友们,现在我还有一个玩具。”楚子航说。
猫王唱片。
“爸爸把他的所有的东西都带走了。但我还是偷偷留下了一张他的唱片。他那么粗心的人,应该一直也没有发现吧。”楚子航说。
巴宝莉围巾。
“那次来接我的时候,他给我一条巴宝莉围巾,不知道他攒了多久的钱。”楚子航说。
村雨碎片。
“再也没有她了。”楚子航说。
情侣对戒。
“我也爱你。”楚子航说。

这是楚子航的一生了吧。
他把一生送给了恺撒。

Present for you. (上)

大噶过年好!一篇贺(dao)文(zi)让大噶快活一下!我家没水表没电表不收快递不交物业费,写的垃圾是我的锅,骂我我也不听。

等我搞完我的文综卷子就发(下)!我发四!

————————

“您的快递。”
头发花白的管家拿着一个EMS邮包走近,将沉甸甸的包裹递给恺撒。全身只穿一条泳裤躺在沙滩椅上晒太阳的恺撒接过快递,寄件人一栏“楚子航”三个大字映入眼中。他心里的小人欢呼雀跃,面上却还保持着加图索家主应有的沉稳,“嗯”了一声把管家打发走了。老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的那一霎恺撒一下子从椅子上翻下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回屋里关好门掏出刀子一把划开包装,整串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迅捷。
包装里是一个盒子。恺撒迫不及待的拆封,心里的小人儿跳来跳去欢乐得像是五岁的孩子拆圣诞礼物。盒盖打开谜底揭晓,猜谜人二十五岁的恺撒·åŠ å›¾ç´¢å°æœ‹å‹æœ‰ç‚¹å„¿ä¸çŸ¥æ‰€æŽªã€‚盒里躺着一只半旧的小熊维尼玩偶,傻乎乎的胖肚子和傻乎乎的笑,还傻乎乎地抱紧一个傻乎乎的蜂蜜罐子。熊屁股底下坐着一张老照片,泛黄的白边框里立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眉眼柔和,细看有点楚子航的影子。恺撒哇一声,心说楚子航小时候这么可爱,跟他长大了的面瘫脸一点儿也不像。照片背面贴了张便条,上书四个字“新年快乐”。楚子航的行楷真好看,比恺撒的狗爬体好看一万倍了。
小人旋转跳跃在恺撒心里叨叨叨,楚子航你话说的那么绝,分手炮打完提裤子就跑,现在不还是想起来给我寄新年礼物。嘴咧得越来越大,恺撒完全不知道自己笑成了一只大白鲨,也完全忘了分手炮是他强按着楚子航来的,楚子航的脸黑成新闻部要洗的煤球,没抽刀砍死恺撒就算他大难不死。
毕业后的恺撒被派去意大利分部当他的家主,楚子航则留在本校满世界执行任务。意大利分部本就独立性强与学院本部联系不多,除去老辈的私人交情,公务上的来往没有多少,加上楚子航这个能力超群的A级一个人能当十个S级用,任务一个接一个根本闲不下来,恺撒一年也见不到他几次。
这个突如其来的快递是个不亚于小行星撞地球的巨大的surprise,恺撒觉得古代中国人真是聪明绝顶,他们发明了农历,而农历新年会有一个来自楚子航的礼物。
情人节又是这样,管家拿来邮包,恺撒拆开邮包,盒子里有张猫王黑胶唱片,唱片下压着十岁的楚子航的照片。这次照片背面是五个字“情人节快乐”,没别的废话,一语中的,楚子航的风格。
恺撒的感恩名单上又加了圣瓦伦丁先生。
圣诞节照例,巴宝莉经典款围巾叠得整整齐齐,恺撒惊喜地发现了好几张照片。十五岁的少年已是一副面瘫的样子,嘴角紧紧抿着,眼神坚毅得像匹孤狼。恺撒把少年眉间的川字纹看了又看,心里泛了点酸楚和难过。
又一年农历新年,恺撒勾掉办公桌旁日历上的红圈,正襟危坐等候他的新年礼物。“叩叩叩”,门响三声后被管家推开了。
“您的快递。”
恺撒从没觉得老人的步伐有这么慢,他点点头接过快递,从桌下掏出刀子小心划开包装,盒子发出稀里哗啦的叫声。盖子掀开,里面装着无数亮闪闪的东西,恺撒一晃神以为自己打开了一只乌鸦的巢。都是刀刃碎片,恺撒拿起一片认真看刀身纹路,上面还沾着黑血。熟悉的纹路和熟悉的黑血,恺撒认出来了,千真万确,楚子航把村雨碎片全都送给了他。心脏砰砰直跳,他伸手下去翻找照片,找到照片的同时也找到了一枚戒指。他认识它,因为他手上也有一枚。
楚子航把他的对戒还给了他。
果真是surprise。
恺撒的心脏被一点一点攥紧了,太阳穴血管蹦蹦跳的快要炸开。全身血液都涌上头顶,他的手不知放在哪儿好,那枚戒指像块烫手山芋,他不敢碰,那戒指现在还是个虚像,被他一触就有了实体,确凿地提醒他它的存在。
恺撒闭两次眼,手指绕开戒指抽出照片。一张一张是二十出头的楚子航。读书的楚子航打球的楚子航,吃饭的楚子航训练的楚子航,这样的楚子航那样的楚子航,他的楚子航。
楚子航什么意思呢?恺撒吃饭的时候想。他干嘛把戒指还我。
楚子航什么意思呢?恺撒走路的时候想。他干嘛把戒指还我。
楚子航什么意思呢?恺撒写文件的时候想。他干嘛把戒指还我。
恺撒低头看看满纸的狗爬体“楚子航”,决定回学校找他当面问清楚。

周董怕不是也想追花朵💁

睡不着睡不着睡不着。被耳鸣折磨得睡不着。耳鸣真的很讨厌就像一只小虫子钻进脑子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让我睡不着。嗡嗡嗡让我胡思乱想。嗡嗡嗡折磨我。
住校狗发烧请假回家。这次病来的太快了。早上只是嗓子疼,三个小时之后体温就飙到了38°C+。38°C的我趴在课桌上拿着笔不知道在草稿纸上写了什么。这种感觉有点像去海边游泳被大浪拍了脑袋,海水哗哗哗,然后,啪。
嗡嗡嗡。
我作为高三狗不该这么晚睡觉的。明天还要回学校上课。请完假出了学校门就被妈妈拉到医院,问诊号脉完了之后医生问我,你是不是最近着急了啊,扭头对妈妈说,这孩子啊,心火太旺。我依稀记得你上次给我号脉的时候还说我全身哪哪都没气就靠一口心气撑着呢。我嗯嗯几声,最近功课紧,高三了。于是一顿针灸拔罐放血一顿颗粒冲剂口服液。治好了赶紧回去啊,别耽误了课。
嗡嗡嗡。
高三了。还有一百多天我就要上刑场了,我的心情激动得就像一只还有一百多天就要进屠宰场的幼年鸟纲鸡形目动物。数学就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准备把我剁成鸡排鸡翅鸡腿鸡米花。我这个成绩说上不上说下不下,照理说应该是个很普通的学生,但没办法,我偏科啊。不对,偏科这个词用在我身上是在夸我。同样是150分的题,我能把英语分考到数学分的两到三倍。这不是我算的,感谢我有个学会计的妈妈。
嗡嗡嗡。
四点了我是不是该睡觉了。胡言乱语写点东西。
嗡嗡嗡。

[龙族/恺楚]禁语play

啊……祝各位元旦快乐!!
摸一段元旦贺文,谢谢你们看我写的垃圾。
最后一句话是很久之前看到的,出处忘了,知道的小可爱可以告诉我,侵删歉。
没了,阅读愉快。
——————
*角色死亡注意
——————
设定:1.每个人一出生就拥有一句禁语,说了就会死去。
         2.一个人的禁语只有自己知道。
         3.一个人死后禁语会在左手手腕处慢慢浮现。
         4.楚子航的禁语是“我爱你”。此前楚子航从未对恺撒说过“我爱你”。
         5.龙族已团灭。混血种大战,加图索家族攻入卡塞尔学院,恺撒和楚子航1v1。
——————
正文↓↓↓
——————
“说你爱我。”恺撒紧紧抱住楚子航,将他背后的短刀一寸寸的推向他的心脏,凑近他耳边咬牙切齿地说。龙化后的黑色血液自楚子航的伤口流出,一接触空气就嗤嗤作响,肌肉细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着身上大大小小的创口,可淬过汞的刀刃却步步逼近心脏,沿途破坏神经。
楚子航痛苦地嘶吼,暴怒的黄金瞳黯淡下来,身上铁青的鳞片也褪去大半。仅存的些许人类神智使他下意识的回抱恺撒,眼神涣散地看向远方。黄金瞳熄灭,显出原本深栗色的瞳孔。
“快,说你爱我。”恺撒像个任性的孩子一样低吼,将刀又向里推进了几分,“你爱我,说你爱我。”
楚子航回光返照般又恢复了几分清明,他的手死死握着村雨的刀柄,用力得指节发白,却固执地不肯开口。恺撒又在楚子航耳边低声催促,把热气呼到楚子航耳廓上:“快啊,你爱我。”他感受到楚子航的面部肌肉在抖动,喉咙硬生生地挤出了几个支离破碎的音节:“我……喜……喜欢……你。”
刀狠狠刺入,刀刃全部没进楚子航的身体。汞侵入了他的心脏,楚子航痛得失声,瞳孔可怖地放大到极点,因疼痛亮起的黄金瞳一闪而灭。骨骼一声脆响,龙化状态解除,抱着恺撒的手臂也无力地垂下,精钢锻造的村雨叮当一声掉在地上。恺撒松开刀柄,手指抚上楚子航的头发,轻声道:“Ti a mo.”
沉默许久后,他再次紧紧拥抱楚子航,有些艰难地开口,声音干涩:“对不起。我爱你。”
强大的龙族基因支撑着楚子航苟延残喘。他用尽全身力气开口,一字一顿的说着,每个字眼都带着浓浓的血腥味。他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每一句话都在耗费他所剩无几的生命。
他说:“我爱你。”
恺撒的双臂止不住的颤抖,他清楚地感觉到楚子航的生命在他的怀中流逝。
“我,爱,你。”
楚子航的身体有些凉了。恺撒的手上似乎还留着楚子航的体温。
“我,爱,你。”
楚子航费力地扯扯嘴角,露出一个苍白的笑。
他嘴唇轻动。
“对不起。再见。”
凯撒愣愣地抱着楚子航,麻木的双腿无法支撑他继续站立。
楚子航死了。
恺撒脑中一片空白,心脏疼痛得近乎无力搏动。他告诉自己这是一个梦,醒来之后,他还是躺在宿舍的大床上,身边是熟睡的楚子航。他还来得及抱住他在他耳边说“Ti a mo”,他们还来得及牵手拥抱亲吻做/爱。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恺撒忽然扳过楚子航的左手露出他的左手腕,关节处细小的龙鳞随着身体的动作纷纷脱落。禁语正慢慢浮现,那三个字闪着温暖的金色,像楚子航永燃的金瞳,像碗里盛着的糖渍桂花。
“我爱你。”
楚子航的禁语是“我爱你”。
恺撒觉得自己的脸湿漉漉的,伸手去摸,是满脸的泪。他嗫嚅着嘴唇不知该发出些什么声音。
我爱你。对不起。再见。
停了好久的雨又开始下了,整个世界里只有噼里啪啦的雨声。雨水冲刷着地上粘稠的黑血,在低洼处汇成一条水红色的小河淙淙流过路面。灰色的雨幕中只有一个男孩抱着爱人的尸体立在那里,沉默得似一尊雕像。
出发前叔叔的话回响在脑中:“杀了他,你便是这个世界未来的皇帝。加图索家将使你成为混血种世界的恺撒大帝。”
然后他杀死了他。
从此以后,恺撒·åŠ å›¾ç´¢å†æ— é€†é³žï¼Œä»–将与他已死的心一同加冕为皇。